欢迎光临
生物产业_方面事例

步9年前父亲后尘‧钩球国手蔡文发车祸亡

步9年前父亲后尘‧钩球国手蔡文发车祸亡(雪兰莪‧八打灵再也1日讯)从17岁开始代表大马国家钩球队,为国家立下不少汗马功劳的国手蔡文发,週四凌晨在白蒲大道发生车祸不幸丧生,享年33岁。他的父亲于9年前也是发生车祸丧生。蔡文发来自马六甲市区,在家里排行最小,上有两名姐姐和一名哥哥。他是国家钩球队里其中一名最资深的球员,也是唯一的华裔球员。他是于週四凌晨2时25分左右独自驾驶一辆普腾将相轿车途经靠近格拉那再也轻快铁站路段时,猛撞一辆正在大道浇花的水槽车,以致头部重创,当场死亡。由于夹毙车内,消拯员受召到场移出尸体。他的遗体将运回马六甲士马慕,下週一(5日)举殡火化。八打灵再也警区主任阿尊奈迪助理总监披露,警方初步调查显示,车祸发生时有一辆水槽罗里在大道上浇花,死者的轿车突然失控,猛撞罗里车尾。“由于他被夹毙在车内,6名来自白沙罗消防及拯救局的消拯员受召到场移出遗体,送往马大医药中心剖验。”蔡文发的母亲陈桂娘(译音,64岁)週四在马大医药中心指出,蔡文发的父亲蔡平福(译音)在9年前时于家乡骑摩多时发生意外去世,没想到疼爱的幼子也因车祸丧生。中四代表学校出赛“当我接获儿子去世消息时,我吓了一跳,因为他的父亲之前也是遇车祸丧生。”陈桂娘是在约十名家属的陪同下到医院认尸,她说,文发为人开朗,很爱说话,又乖巧听话。“对文发来说,钩球就是他的生活,他自求学开始就对钩球很感兴趣,并曾在中四时代表学校出赛。”她说,她最后一次见到文发是今年6月杪,文发因为没有赛事而比较清闲,当时并不见他有异状。兄:弟弟有纪律家人宠爱蔡文发的大哥蔡进良说,弟弟为人很有纪律,家人也很疼他,无论甚幺事都会尽力去做,才会有今天的成就。他在马大医药中心停尸房受询时指出,弟弟逝世不只是家里的损失,也是国家的损失。蔡进良曾是钩球州手,也是现役橄榄球州手。他声称,他和弟弟最近一次见面是在一个月前,但他们经常保持联络。他说,家人是在凌晨4时接获弟弟女友路易丝通知,获知弟弟车祸丧生,马上从马六甲家乡赶来马大医药中心办理领尸手续。首相对2球员逝世感悲伤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对于两名国家队球员的逝世感到悲伤。週四,他在推特上说,25岁的篮球国手黄杰基及国家钩球队资深球员蔡文发(33岁)将被所有大马人惦记。“对于黄杰基和蔡文发的逝世,我感到难过。他们都是有才华的国家队运动员,他们将会被所有大马人惦记。”黄杰基是于上週在福建晋江参加第二届世界福建青年篮球锦标赛时不幸逝世,死因是心源性猝死。蔡文发则于週四早上在白蒲大道发生车祸身亡。凯里:国家体坛损失青年及体育部长凯里说,蔡文发的去世是国家体坛的重大损失,因为后者生前使大马钩球扬名国际。他週四在获知蔡文发车祸丧生后,代表青体部和政府向其家人致哀,过后于中午时分,在青体部副部长拿督沙拉瓦南、大马钩球会长和副会长拿督阿米尔的陪同下,到马大医药中心慰问死者家人。阿米尔说,蔡文发的逝世是国家的损失,他们不会忘记后者的贡献,并会儘量给家人协助。死者运抵甲家园母痛哭女友黯然国家钩球手蔡文发的遗体于週四晚上约7时抵达士马木金龙城的家园,其母从吉隆坡一路跟随,甫下车即放声痛哭,无法接受爱子的离去,句句诉尽对爱儿的不舍,对着亲友哭诉说,纵然叫儿子一万遍,他也不会醒了。她边哭边向亲友说,常问儿子爱她吗,生活忙录吗,而这一切今后已不复在。蔡文发的女友也跟随返回马六甲,并带回他生前的球衣、球鞋、钩球棍及其他用品,以陪伴他入殓,她在为男友折好球衣时,强忍悲痛,给予球衣最后的亲吻。当杵工準备为棺木盖上玻璃时,蔡文发的女友要求杵工让她轻抚死者最后一次,此时,蔡文发的姐姐哭着一同与弟弟做最后的接触,工作人员才盖上玻璃。蔡文发将在下週一出殡。他生前的球友及同学在事发后,都赶到其家中,可见其交游广阔,与友族之间的感情也非常好。马钩球队唯一华人大马钩球队副主席拿督诺阿兹米说,蔡文发是甲州唯一的钩球代表,也是球队中唯一的华人。“我们球队里有26名球员,蔡文发是最资深的,他是我们的巨大损失。”他说,蔡文发的下一场比赛是在8月24日至9月4日于怡保举行的亚洲赛,这场比赛将决定他明年于荷兰参加世界杯的资格,他相信以蔡文发的优秀表现,一定能取得资格。他说,蔡文发在週三最后一次练球,之后就出席钩球队的表扬晚宴,并在晚宴中获颁7500令吉奖励金,当时他也在场。“我在凌晨1点回到马六甲,在凌晨3点半左右接到消息,又马上赶回吉隆坡,直到下午完成手续后才回来。”‧2013.08.02

相关推荐